但此诗的旨义乃叙南宫中未承宠幸的宫人的怨思

春宫曲

王昌龄

  昨夜风开露井桃, 未央前殿月轮高。
  平阳歌舞新承宠, 帘外春寒赐锦袍。

  

  天宝年间,唐睿宗宠纳王昭君,淫佚无度,小说家以汉喻唐,拉出汉武帝宠幸卫皇后、扬弃陈皇后的一段情事,为和谐的冷语冰人诗罩上了一层“宫怨”的烟幕。更为抢眼的是,小说家写宫怨,字面上却看不出一点怨意,只是从三个失宠者的角度,着力描述新人受宠的境况,那样,“只说旁人之承宠,而己之失宠,悠然可会”(沈德潜《宋词别裁》)。

  全诗通篇都是失宠者对“昨夜”的记述之词。“昨夜风开露井桃”点明时令,切题中“春”字;露井(没有井亭覆盖的井)旁边的桃树,在春风的摩擦下,怒放了花朵。“未央前殿月轮高”点明地点,切题中“宫”字。长春宫的前殿,月轮高照,银光铺洒。字面上看来,两句诗只是淡淡地描绘了一幅春意融融、安详和穆的自然现象,触物起兴,暗喻歌女承宠,有如桃花沾沐雨滴之恩而开放,是兴而兼比的写法。明亮的月,对于大家来说,本无远近、高低之分,这里偏说“未央前殿月轮高”,因为那边是新人受宠的地点,是这些失宠者专心一志而不得近的四面八方,所以她只认为月是彼处高,就算无理,但却有情。

  后两句写新人的原故和他受宠的有血有肉景况。卫皇后原为平阳公主的歌女,因妙丽善舞,被刘彘看中,召入宫中,大得宠幸。“新承宠”一句,即就此而发。为了切实表达新人的得势,第四句选择了二个一级的底细。露井桃开,可见已是春暖时节,但宠意正浓的圣上犹恐帘外春寒,所以特赐锦袍,见出其过分的关注。通过这一细节刻画,新人受宠之深,总之。别的,由“新承宠”三字,人们自然会联想起那三个刚刚失宠的旧人,此时此刻,她恐怕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宫檐下,遥望未央殿,耳听新人的歌舞娱乐之声而消沉神伤,其孤寂、愁惨、怨悱之意况,更是显而易见的了。正是因为有见于此,前人批评此诗,多以为是作家代失宠的旧人抒发妒嫉、怨恨之情的。王尧衢《古唐诗合解》云:“不寒而寒,赐非所赐,失宠者思得宠者之荣,而愈加愁恨,故有此词也。”那个说法,尽管不为无见,但此诗的旨义乃叙青宫中未承宠幸的宫人的怨思,进而讽刺皇上沉溺声色,喜新厌旧。这种似此实彼、语重心长的章程花招,正面与反面映出王龙标七绝诗“深情幽怨,意旨微茫,令人测之无端,玩之不尽”的风味。

  (崔闽)

点击数: 来源: 作者:崔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