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此每当男孩们向老仆头告波贝什的状时

  梨庄牧羊人老仆头是个心眼儿好、又正直的人。他很爱这些大庄家户托他照看的羊。要是哪一只生了病,他能很快把它冶好。

  他养的那条狗也很可爱,大家叫它弗莱特卡。老仆头不在时它也能把羊群照看好。

  它比有些正在上学的学生还要会辨认五谷杂粮。当老仆头想给羊群换一片牧场,只需对弗莱特卡说一声:“把羊群从燕麦地里赶出去!”或者说“把羊群带到那块紫苜蓿地去!”它马上能准确无误地办到。

  你们都知道,老仆头还有一只山羊,叫波贝什。它特别脏,又淘气得要命。有一次,它把贝比克撵到一棵干枯的梨树上,它自己在树底下等了两个小时,直到他下来。小男孩一肚子不高兴:它怎么不把他撵到一棵结满了果子的树上去呢?!老仆头好不容易才找到它,抽了它好几鞭子,贝比克见了特别开心,可是波贝什仍旧没什么长进。很快它便想到把其他的男孩也撵到果树上去。男孩们往它身上扔水果,想把它赶跑;它却把果子捡起来,津津有味地啃着。等看守园子的人一来,波贝什便溜之大吉,树上的男孩怎么也解释不清,说是老仆头家的波贝什撵他们上树的也白费口舌。所以每当男孩们向老仆头告波贝什的状时,老仆头也气得要命。他在给波贝什梳理下巴上的胡子时,一再规劝它别这样,山羊直眨巴眼睛,表示它已经听懂了。可是只要它一离开这个小羊圈,便又旧病复发。就连那个最老实的男孩也害怕它,因为它会像小鬼头一样怪模怪样地晃脑袋眨眼睛。

  后来,一些爱迟到的学生便借机说是老仆头家的波贝什撵得他们上了树,所以才迟到的。当那个小胖姑娘卡青卡也跑到老仆头这儿来告状,说波贝什把她撵得她爬上大杨树的树梢时,老仆头决定把这只放肆的波贝什卖掉,或者拿它去同人家换一只听话而健壮的山羊回来。

  波贝什在羊圈里听得一清二楚,老仆头也听见它在圈里嘟嘟哝哝的。平日,它在羊圈里或是烦躁或是高兴地咩咩叫个不停,这一天它却显得格外安静。

  老仆头坐在小牧屋前边织着筐子边自言自语他说:“你这个胡子鬼,怎么样?可没什么好开心的了吧?你待在那儿一声不吭,像猪猡进了黑麦地似的,这也白搭,明天跟我到姆尼霍维采去!你就是跪下来求我饶恕也没用,你得去!我正好需要,明天是我的命名日,你知道得很清楚,我叫巴托诺梅。

  我到姆尼霍维采去买个新烟斗来庆祝我的节日。”可是,孩子们,老仆头第二天并没有去姆尼霍维采。他一大清早就爬了起来,穿上了节日服装,已经拿好手仗和大红手帕,正准备到院子里去,突然有人敲门。

  “请进!”老仆头礼貌地请了一声,因为他以为,至少是村长光临了呢!

  可是,孩子们,你们厚坐到小凳子上,免得因惊讶而摔了下来。瞧,进门来的是山羊波贝什。它用两条后腿走路,前腿握着一束花,天哪!老仆头用手捏了一下鼻子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!可是——千真万确!他清清楚楚地听见山羊用人的声音说道:“我是一个花骨朵,站在这个小角落,祝贺的话儿我不会说,我一定变好不闯祸!主人啊,祝您节日幸福又快乐!献上鲜花一大束!”可是老仆头一直瞪大着眼睛望着,仿佛面前站着个怪物。后来他终于明白过来:

  “波贝什,你这个大滑头!你让我吃了一大惊啊!我早就料到,米克什也会教会你说话的,它成天在你的羊圈里转。把这束花给我吧!既然你答应变好,那咱们就别上姆尼霍维采去了吧!我在这世上孤孤单单一个人,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还有人会想起我的节①!从今天起,波贝什,当只乖山羊吧!让我这副老骨头也高兴高兴。可是,这一来,你们就成了三位一体啦!米克什,巴西克,还有你,我觉得,直到现在你们彼此能对话,贝比克才能领着你们干出点名堂来。”

  ① 老仆头的命名日。泉石小说书库(www.bookdns.com) blackcat06.txt6、波贝什和米克什的戏法

  米克什虽然只有一岁半,却聪明得跟一只有经验的老猫一样。贝比克和村里的男孩们在坪上玩球,它便坐在离球场不远的木墩上观战;他们要是大喊大叫吵得太厉害了,它便轻声唠叨说:”瞧这些年轻人!在我年轻的时候,可不是这个样子!”可有时孩子们要是把球踢到教区花园里去了,正着急发火的时候,米克什便欣然把鞋脱了,翻过高高的篱笆去给他们把球捡回来,因此孩子们都很喜欢它,只有东达一个人例外。我告诉你们为什么。

  有一回,巴西克没睡好觉,一早上都情绪不佳,向米克什埋怨那些狗儿通宵满村跑,汪汪叫,弄得它这头猪连眼睛都没法合一下。

  米克什白费劲地向它解释说,狗必须看家,不让贼来偷东西,它说:“巴西克,要是把你偷走了,你也不会好受啊!”

  “小傻瓜,小偷才偷不着我呢!”巴西克夸口说,“我的人话白学了?等他们摸到猪圈里来时,我一定好好地告诉他们:‘先生们,我已经不在这里啦!’,那他们就会到别处去。”

  米克什笑得在千草上打起滚来。它高兴得又想给巴西克表演点什么,让它也乐一乐。它从里屋取来一顶旧帽子戴在头上,两只前爪放在背后,在院子里走来走去。学着夏莱塞大叔的样子。然后又折了一支弯木棍当烟斗,这副样子才可笑呢!画面上看得见呀!巴西克笑得在猪圈里滚来滚去。

  当米克什正在边走边说着“这当然罗,这谁都能理解!”时,东达正打这儿过,马上嘲笑米克什,学猫叫,还学着它的声音说,“这当然罗!这谁都能理解!”

  米克什把小棍一丢,跑回家去了。

  其实东达最没有理由笑话人家了。前不久人家问他午饭吃的什么,他回答人家说:“单梨土豆挤,撤鸡麻拌流奶。”你们听得懂他说的吗?是干梨粉土豆了,撒芝麻拌牛奶!又有一次他对砖厂的波蓉娜吹牛说:“瞧,我家有只小斗,它小不点会哐哐叫了。”①

  等东达走开之后,米克什决定到山羊波贝什那儿去告他一状。你们也知道,波贝什很会对付这些淘气的男孩子。它虽然已向老仆头许愿不再跟乖孩子过不去,可是对那些恶作剧的男孩可以用角吓唬他们,把他们扔到小溪里去,波贝什已不再跟着老仆头上牧场了,它留在屋里看家。也很会看家。每当哪个男孩来摘老仆头家的梨子时,波贝什马上从羊圈里跑出来,瞪大眼睛大声嚷嚷:“你走不走?你要是非摘点什么不可,就摘下你自己的耳朵吧!”小小孩们都怕它,有的还叫它山羊叔叔呢!

www.402.com永利402com官方网站 ,  米克什来到老仆头家,当它看见波贝什前蹄端着小罐子,用后脚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,不禁惊讶不已,“你在这儿受什么罪呀?干吗要端着这个空罐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。”“我在学着端啤酒呢!”波贝什回答说,“昨天我看见小酒店里贴了一幅画,上面有一只羊端着一杯黑啤酒。贝比克告诉我说,下面还写着‘大波波维采村的山羊’几个字。我先学着端空罐子,然后也去照一张相,那上面准会写着‘梨庄山羊’几个字。”你们猜对了,孩子们,波贝什看见的是啤酒厂的广告画,它以为是大波波维采村一只普通羊的照片呢!

  【
① 东达发音不好,把“干”说成“单”,“子”说成“挤”,“芝”说成“鸡”,“牛”说成“流”,“狗”说成“斗”,“汪汪”说成“哐哐”。所以说他最没有理由笑话人家了。】

402com永利1站 ,  “波贝什,你要是亲自始老仆头端上一杯啤酒,那他准会高兴透了!”米克什夸奖它说,“可你现在先别练,听我说,那个东达有多可气!”波贝什把罐子小心地放在木墩上,在挨着羊圈门口的一块石板上坐下。

  米克什蹲在另一块石板上,马上开始告状说那个淘气的东达如何如何嘲笑它。波贝什皱着眉头,在下巴上边搔痒痒边专心地听着。突然它眼睛瞪着米克什后面一个什么地方大声嚷道,“等等,这个坏小子正翻过篱笆来偷梨呢!”米克什跳起来,气得毛都竖起来了:

  “这个乱毛小子!等着瞧吧!他偷了梨,说不定还会怪到我们贝比克身上。咱们快走,波贝什!用羊角挑着他扔到草坪上去!”“等一等,米克什,别惊动他!要是我愿意,我可以把他的裤子撕破,他们家穷,买不起新的。不过我说,咱们还是用魔术把他口袋里的梨子变出来。”东达也鬼得很,一发现它们,便不再继续摘了,他跳过篱笆,走自己的路。他装作啥事也没有的样子,得意洋洋地打着口哨,心想口袋里至少有了一个梨,而且是从一棵小梨树上摘下来的最漂亮的一个梨。波贝什也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,但它悄悄对米克什说,让它赶快到附近什么地方弄个土豆来。还没等波贝什数到十,米克什已把土豆拿来了。公猫好奇地等着它说些什么,两眼像黑炭一样地闪闪发光。

  “如今你悄悄地跟在东达后面,”波贝什小声对米克什说,“不动声色地把他的梨子从口袋里掏出来,再把土豆塞到口袋里。”

  米克什拿着土豆溜到东达后面,没等东达觉察到,口袋里的梨子已经被换成土豆。米克什把梨子交给了波贝什。

  东达继续得意洋洋地朝村子里走去。心里想着怎样把这个漂亮的梨子送给他最好的,让他抄作业的女同学玛仁卡。东达把手伸进口袋里,想在把梨子送出去之前,先摸摸它、玩玩它。可是——怎么回事?东达瞪着眼睛望着这个大土豆,惊讶得像张着嘴的鲤鱼似的。他再把手伸到另一个口袋,空的!

  怎么回事?东达记得清清楚楚放进去的是一只梨啊,怎么掏出来的是个大土豆呢?

  他愣了一会儿,然后把土豆扔了,继续懒洋洋地往前走。波贝什把土豆捡起来,放在背后,用后脚走了几步追上东达说:“东达,你怎么把这样漂亮的梨子扔了呀?”东达更惊奇了,我的老天爷!我扔掉的不是土豆吗?他像做梦一样地收下梨子,重新放进口袋里,还谢了波贝什一声。可是没等他走上十步,米克什又用土豆把他的梨子换悼了。东达被这场迷弄得稀里糊涂,可是等他一看到玛仁卡家开着的大门,看到玛仁卡正在扫院子时,又把什么都忘了。他手按着口袋,慢悠悠地走到玛仁卡跟前。

  “你有什么事,东达?”玛仁卡迎了上来,停止了扫地。

  “喏,给你拿来个好东西,”东达高兴地说,“你老让我抄你的作业,特来谢谢你的,这我早就答应过你。”

  “那你拿来吧!”——“不,你自己到我口袋里去掏吧!”玛仁卡靠近东达,伸手朝他口袋里一掏——乖乖!土豆飞到了东达的脑袋上。

  还没等惊讶不己的东达说出话来,玛仁卡抓起扫帚把东达赶出了院子:“你这乱毛小子,你还想让你抄作业?你还把我当傻子逗,有你好看的!”她把门一关,差点儿把公猫米克什的尾巴挤着,它正像子弹似地从她的脚边闪过。

  东达得在村里的空坪上坐一会儿,他两腿发软了。他这是怎么回事啊?

  这魔术是怎么来的呀?他揪了揪自己的耳朵,看看是不是在作梦。耳朵疼,那么不是在睡觉嘛。“我真给弄糊涂了,”他嘟哝着(这时,米克什又从后面将土豆塞到了他口袋里),“我清清楚楚记得在园子里摘了一个梨放在右边口袋里呀!”他把手伸进口袋,掏出来——土豆一个!

  “我的天哪!我都快要发疯了!这土豆怎么又跑到我的口袋里来了?难道是它自己跳进来的?该死的!这种事我从来没遇到过!我到过的果园也不少了呀!可是这家果园就是结满了金梨子,把那只脏猫送给我,求我,我也不进去了!”这时,东达看见他的死对头瓦谢克正从小店里走出来。他马上恢复心理平衡,还想要招惹他一下。便把土豆放进口袋里,不声不响地挠过老菩提树,直朝瓦谢克走去。他走得轻巧无声,可是公猫米克什在他后面更加轻巧无声地把土豆换成了梨子。  东达在教堂那儿遇上了瓦谢克,他故意用手抓着口袋,想勾起瓦谢克的好奇心。

  “你的口袋里有什么,东达?”瓦谢克问了一声,走得离东达更近了。

  “我还能有什么,”东达说,“我去了一趟吏维茨家的果园,摘了些梨子!”

  “给我看看熟没熟?”

  “熟了!”东达漫不经心地回答说,他的手不再捂着口袋,顺便正了正头上的帽子,心里暗算着要让瓦谢克背上个小偷名!只要他一伸手,哈!哈!哈!可是瓦谢克真的闪电般地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,掏出一个漂亮的大梨来。还没等吃惊的东达清醒过来,他已经无影无踪了。

  东达为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气得大哭起来。他不仅为失去这个漂亮的大梨而号哭,而且因为碰上这魔术般的奇事而害怕、牙齿敲得直响,还总去摸摸他的口袋,看看是不是又有个土豆在里面。

  米克什恨不得再把土豆装到他口袋里去,可是波贝什对他轻声地说:“回家吧,米克什,我们已经为他偷的这个梨罚够了他。我想,东达再也不会到你们园子里去偷梨了。”东达也真的再也没上吏维茨家的果园里去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